中学语文教学资源网 手机版
类目:首页杂文参考作品赏析

阅读:25  2019-07-03
标签:作品赏析
马尔克斯《有人弄乱了玫瑰花》原文及作品赏析
有人弄乱了玫瑰花/加西亚马尔克斯

 今天是星期天,雨停了,我想选几朵红色的和白色的玫瑰花带到我的墓地去,这些玫瑰花是她为祭坛做花环而种的。今年冬天沉闷得令人害怕,雨后的早晨充满了凄凉的情景,我不禁想起镇上埋死尸的那座山头。那是片光秃秃的坡地,看不见树木,一阵风过后,偶尔会飘来几朵树绒。雨停后,晌午的太阳肯定会把山坡上泥泞的土地晒干,不仅如此,它还会一直钻进我的墓穴里,使我幼小的躯体腐烂,与昆虫壳和草根混杂在一起。

  我曾想飞上祭坛摘下几朵最鲜艳的玫瑰花,但是我失败了。她跪在神像前,从我第一次遭遇到失败后,她就一直全神贯注地跪在那里。也许今天我能成功。但是灯光一闪一闪的,她从沉思中惊醒,抬起头来看了看墙角,椅子就在那儿。她肯定在想:“又刮风了。”因为这时祭坛上发出“吱吱”的响声,房子也晃动了一下,仿佛多少时间以来,已经沉淀在她脑中的记忆又翻腾起来。这时我明白了,摘玫瑰花得另选时机,因为她依然警觉地看着椅子,我的手从她脸边经过时,她会察觉到的。我应该再等一会,她会离开这里,到隔壁房间去睡午觉。每到星期天,这午觉她使必睡无疑的。只有那时,我才有可能带着玫瑰花出去,并且在她回到房间里看着椅子之前回来。

  上星期天的情况特别糟糕,我几乎等了两个小时,她才定下心来。她似乎有点急躁不安,疑虑重重,为自己在家里的寂寞即将被打破的念头,搞得心烦意乱。她手里拿着一束玫瑰花,还没放到祭坛上,在屋里转来转去。接着,她来到走廊上,又转身进了隔壁房间,我知道她在找灯。过了一会,她朝门外走去。借着走廊上的亮光,我看见她穿着深色外衣和粉红色的袜子,我觉得她还是四十年前那个在这间屋里扑倒在我床上的小姑娘。当时她对我说:“已经在你的眼中放了小棍,看,你的眼睛真大,真圆。”一切都没有变,从那个遥远的八月的一天下午起,时间仿佛凝固了。那天下午,那些女人把她带进房间,让她看了看尸体,对她说:“哭吧!他就是你的哥哥!”她扑在墙上,顺从地哭成一个泪人儿。

  约有三四个星期天了,我都想拿些玫瑰花,但是,她很警觉地站在祭坛前专心致志地守护着,她在家住的二十年中,我从未见她那么专心过。上星期天,趁她出去找灯时,我用最好看的玫瑰花做了一个花束,于是感到比以往更有可能实现自己的愿望了。但是,当我准备回到椅子那里时,忽然听到走廊上传来了脚步声,我赶紧又把花插回祭坛上。这时,我看见门口出现了她举着灯的身影。

  她穿着深色外套和粉色袜子,在她脸上有一道类似曝光时的亮光。亮光下她不像在花园里种了二十年玫瑰的妇人,而依然像八月的那一天下午被人领到隔壁房间去换衣服的小姑娘。现在,二十年之后,她拿着灯回来了,胖了一些也苍老了一些。

我的鞋已在不曾生火的炉子边烤了二十年,但是,那天下午粘上的泥块却还没有脱落。那天我去找鞋,大门已经关闭,挂在门框上的面包和芦苇条也已取下,家具都已搬走了,全都搬走了,只留下墙角的那把让我终日坐在上面消磨时光的椅子。我知道在烤鞋子,他们离家的时候都忘了拿鞋,所以我得回去找。

  过了许多年,她回来了。时间久了,房间里的麝香味和尘埃味以及一股昆虫的刺鼻的臭味搅在一起。房间里只剩我一人,坐在那里等待着。我能听到木头腐烂时发出的声音,以及在房门紧闭的卧室里变得日益陈旧的空气的振动声。她就在这个时候回来了。她出现在门口,手里提着一只箱子,头戴一定绿色的帽子,身穿一件从那时起就不曾脱下来的布外衣。

那时她还是个小姑娘,还没有发胖,腿肚子也不像现在那样显得如此臃肿。她推开门进来时,我身上布满尘埃和蜘蛛网,曾经在房间的某个角落里唱了二十年的蟋蟀,忽然也哑然无声了。尽管如此,尽管我身上满是尘土和蜘蛛网,尽管蟋蟀突然停止了歌唱,尽管来人的年龄已经增长,我还是认出了她,那个在八月一个风雨交加的下午陪我去马厩掏鸟窝的小姑娘。

她站在门口,手里提着箱子,头顶绿色小帽。这副模样仿佛她马上就会叫出声来,要把那天下午说过的话再重复一遍。那天下午,当他们赶来时,我手里抓着折断的梯子,已经仰面躺在马厩里的草地上了。她把门完全推开,门上的合页吱纽响了一声。像有人在屋顶敲了一下似的,天花板上的尘埃扑通扑通往下掉。她在门口犹豫了一下,随即探进半个身子看了看房间,像是要叫醒睡梦中的人那样叫了两声:“孩子,孩子!”

8203;我仍旧安然地坐在椅子里,两条腿伸得笔直。我原以为她是回来看房子的,但是,她在家里住下了。她把房间的门窗打开,房间里又充满了麝香味,就像箱子打开后那样。原来的家具和衣箱里的衣服都被搬走了,她也带走了房间里的气味。二十年后,她又把气味带了回来。她按照原来的样子修复了祭坛。只要她回来,哪怕只是一个人,也足以修复这被无情的时间打破的世界。

从此后,她除了在隔壁房间吃饭睡觉外,其他时间都在这里,默默地和圣神交谈。下午她靠着门坐在椅子上,边做针线边卖花。她缝衣服时总是在椅子上摇呀摇地,当有人来买玫瑰花时,她总是把钱放进腰带上的小布包里,她总是用同样的话说道:“从右边拿吧,左边的花是给圣神准备的。”

  她就这样在摇椅里坐了二十年,摇摇晃晃,缝缝补补,间或瞧一瞧墙角的椅子,好像她现在照看的不是和她一起度过童年的兄长,而是一个身体残废了的、比奶奶还要年长的始终坐在墙角椅子上的小孙子。

  我低下头想到,这次也许能碰到玫瑰花。如果我能拿到花,就将它拿到山坡上去,插到自己的坟头上,然后再回到我的椅子里,直到有一天她不再来这里,隔壁房间也不再有声音。

  当这一天来到的时候,眼前的一切都会变的。我必须再次跑出去,告诉人们,那个卖玫瑰花的女人,那个住在破屋里的女人,需要几条汉子将她抬到山坡上,到那时我将永远地一个人留在房间里。不过,她会感到满意地,因为她将知道,每个星期天到她的祭坛上弄乱玫瑰花的,不仅仅是摸不着看不见的风。

---------------------

[作品赏析]

如果你是个常常在主日里听牧师讲道的人,一定不会对生命的话题感到陌生:我们是寄居在这世上的客旅,当我们寄居的躯体不在有气息的时候,我们的灵魂会到天父那里去。每次听到这话时,我盼望真是这样的。但是在小说《有人弄乱了玫瑰花》里,“我”的灵魂却没有到达圣神那里,一直飘荡在村外坟墓和老旧故居之间。


展开全文阅读
八月的一天,当“我”从梯子上摔下来后,“我”的家就日渐空虚了,他们把家具搬走了,把妹妹带走了,屋子里没有了麝香味,也没有了家的味道,的鞋在没有生火的炉子边经年累月地烤着。二十年后,妹妹回来了,破旧老屋里又重新有了家的生气。为了供奉祭坛,她在老屋旁种植玫瑰,便是二十年。每个星期天,“我”都想从她的祭坛上偷两枝玫瑰插在的坟上,可她也总是警觉地看着我的小椅子,只有等到某一天,需要几个汉子把她抬到村外的时候,她就会明白弄乱玫瑰花的不是风。

这是篇很特别的小说,读起来更像散文,温婉的文字里流淌着绵绵的兄妹之情。阴阳两世交替变换,亦幻亦真,四十年的时光错落不定,忽前忽后。没有一句对白,两兄妹仿佛一直在玩捉迷藏。妹妹的眼睛关注着祭坛,童年时的兄长是她的心底的痛,是她心底的梦,她终究不知道兄长与她同在一屋。因那个事故,“我”的时间被凝固了。尽管看妹妹始终是那个夏日八月里的小姑娘,她的外貌和体态确是在那个仿佛始终如一的光阴里一点点老下去,一点点改变着。当她瞧着“我”的小椅子时,更像祖母看顾小孙子。

在一个幽灵的眼里,我们这个红尘世界还是这个样子吗?纷绕、繁华和沧桑,一片琉璃?魔幻小说总是很能吸引年轻人,或是孩子们,于是我跟两个小朋友讨论这个话题,有一个小男生说这个故事没有意思,而且怪吓人的:想象一下,不论你吃饭睡觉,甚至在卫生间里,每时每刻都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你,这难道不令人毛骨悚然?另一个孩子则对故事中被凝结的“我”有点兴趣:他永远都是十岁,那他就没有机会读大学了,也不能开车了,更不会有女朋友了,如此生活没有意思。他们的回答超出了我的预想,可见虽然是同一个故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

是妹妹告慰内心,独守老屋,常伴祭坛与玫瑰,还是“我”默默地陪伴着孤独的日渐衰老的妹妹?这真是个说不清楚的问题。

兄长的时间因死亡而停止,而她却老去了。她最美的时光在其兄长的眼中定格,多少年来一直没有褪色。尽管时间在这里静止了,但这被时间遗忘的角落,仍旧是她最后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

[赏析二]

“在马尔克斯创造的这个天地里,可能死神是最重要的幕后导演。但是,这位作家通过作品所流露出的感伤情绪,在令人毛骨悚然并且感到生动与真实的同时,却表现出一种生命力。”

这是1982年加西亚·马尔克斯获诺贝尔文学奖时,瑞典文学院颁奖词中的一段话。读《有人弄乱了玫瑰花》这样一篇两千余字的短篇小说,也让人有些这样的感觉。

作者并没有按照常规的方式讲述故事。有人说,马尔克斯喜欢用错乱的时间把故事变得复杂或出色。也有人说,好的小说并不在于故事本身,故事只是叙述者的一个线索。

如果根据小说中的交代把这个时间错乱的故事重新整理一下(注意文中标注部分),不难看出,这是个由亡灵所讲述的故事:多年前与妹妹一起掏鸟窝时摔死的哥哥,希望长大后卖玫瑰花的妹妹能够拿一些玫瑰到他的坟头,但却始终没有等到。

哥哥的亡灵仿佛还是那个顽皮的孩子,二十年过去了,他总是回到老屋。这个星期天,他又来到这里,想从妹妹手边弄几只玫瑰插在自己的坟头,然而,妹妹似乎没有一丝怀念,也许她早已忘却了年幼时死去的哥哥。当她一次次以为是风在弄乱玫瑰花时,实际是哥哥的亡灵在摆动。结尾处的交代,赋予了故事以淡淡的悲剧意味,也使得原本平缓而自然的叙述,具有了一种独特的张力。

故事中悲剧式的反差呈现,源于兄妹俩生死两端的年龄隔阂。由于幼时便从梯子上摔下丧命,哥哥的灵魂永远地定格在了童年,时间也仿佛凝固了,而曾经可爱的小姑娘,却无法抵挡岁月,如今早已成为了臃肿、发胖、苍老的妇人。当她回到故居守护着童年记忆,日日在圣神前祷告时,却永远也无法知晓,曾经亲爱的哥哥一直以来就在身边陪伴着她,甚至以弄乱玫瑰花的方式,向她暗示着自己的存在。一边是每天都在祭拜的妹妹,另一边则是每天都在等待的哥哥,寂寞的兄妹在生死两端相互照顾,这不能不让人悲叹。

小说似乎显得有些残忍。但,却无比真切。与昆虫壳与草根混杂的幼小躯体早已腐烂,深色的外套、粉色的袜子仍在眼前,房间里的麝香味和尘埃味以及昆虫的刺鼻臭味扑面而来,烤了二十年的鞋子上粘的泥块还未脱落,一把消磨时光的椅子还在自顾自地摇啊摇……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让人感觉像是置身其中呢?

死亡的味道,也许是温暖的。生命,处处都曾经留下过痕迹。
标签:作品赏析 马尔克斯
把本页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上一篇:《峨日朵雪峰之侧》原文及诗歌赏析
下一篇:《春》教学设计(部编版七年级上册)
教学设计分类检索
人教版| 苏教版| 粤教版| 语文版| 北师大
七年级| 八年级| 九年级| 高一| 高二| 高三
教案| 导学案| 说课| 课堂实录| 教学案例| 反思
教学论文分类检索
教学反思| 教学计划| 教学总结| 备课资料| 德育论文| 作文指导| 中考指导| 高考指导
师生作品分类检索
教师随笔| 学生随笔| 作品赏析| 初中习作| 中考范文| 高中习作| 高考范文| 作文素材| 散文小说| 古文阅读
红楼梦神话孔子庄子李白杜甫苏轼东坡李清照赏析唐诗宋词诗歌鲁迅小说散文文学作文教学
本站管理员:尹瑞文  QQ:
手机:13958889955 
久胜棋牌 - 久胜棋牌游戏